参加过抗美援朝全部五次战役的爷爷教会我真诚与淡泊

摘要:1948年,爷爷参加革命。后来,他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从朝鲜回国后,仅读过几年私塾的他,经过一年文化补习,考上了当时的解放军兽医大学。到了晚年,他还曾作为老干部代表受到领袖接见。

真诚与淡泊

姜 晨绘

不久前,我读到一篇名为《父亲的家训》的文章,一位受人尊敬的老革命军人形象跃然纸上。相似的人物性格、相似的年代背景,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眼角一下子就湿润了。

1948年,爷爷参加革命。后来,他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从朝鲜回国后,仅读过几年私塾的他,经过一年文化补习,考上了当时的解放军兽医大学。到了晚年,他还曾作为老干部代表受到领袖接见。

爷爷常教育我们后辈的一句话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我入伍后,对这句话才更加理解:他口中的“好事”,更多是指为部队、为社会、为他人做的事,“前程”更多是指个人得失。

爷爷小时候曾跟着一位老郎中学医。那时候有“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说法,学徒在师父家什么脏活累活都得干,师父还得“留几手”。为了学到真本领,爷爷只能打下手时在旁边偷偷观察学习。尽管这样,爷爷参军后,每次探亲回家,还是会恭恭敬敬地去看望这位老郎中。而那些备尝艰辛学到的医术,都被他无私地用来帮助他人。

1986年,爷爷离休安置到干休所,每天过得更充实了。他当了公园老年晨练队的队长,每天一大早就带领大家强身健体。他还经常帮其他老同志量血压,提供健康小建议。左邻右舍有个头疼脑热,总乐意找爷爷帮忙。只要干休所发通知有植树造林、为中小学生讲课等义务活动,他总是第一个报名。爷爷还把多年珍藏的三百多本兽医专业资料捐赠给当地学校。那天,他回来兴奋地和奶奶说:“我的‘宝贝’终于找到了归宿,还能发挥点作用,我心里真痛快啊!”

后来,学校为了表示感谢,特意赠送了爷爷一根精致的拐杖。没想到,爷爷第二天就把拐杖送给了经常在一起锻炼身体的一位老人。那时,爷爷动作其实也变得有些迟缓,需要借助拐杖。奶奶想不通,爷爷就安慰她:“老师傅年龄更大,家里条件也不好,咱们自己也买得起拐杖。”

小时候,我是爷爷的小尾巴,经常跟他去活动室玩。老人家们聚到一起,有时候会聊起戎马生涯、峥嵘岁月,爷爷却很少参与讨论。

有一次,干休所组织了一项为老干部冲洗放大老照片的活动。爷爷选的那张老照片是当年他们同村一起参军的7个人,在辽沈战役结束后拍的合影。后来,在一次全家聚会里,爷爷才指着照片对我们说:“照片里其他6个人都牺牲了……”他的言语中满是怀念。我才明白,爷爷之所以很少参与老人们的讨论,是因为在他看来,能够活着已非常幸运,光荣更属于那些牺牲的战友们。

后来,有一次,爷爷在江边和其他老人聊天。有个年纪小一些的老人说,朝鲜战争那么惨烈,你肯定是后来去的朝鲜,大仗、恶仗都没赶上,才能活着回来。爷爷只是笑笑没回答。我读书多了后,才知道爷爷所在军首批入朝,参加了全部五次战役。

尽管常说“莫问前程”,但爷爷给我们晚辈指了一条“前程”——跟共产党走。爷爷从记事起,他生活的东北小村庄就没有一天安生日子。直到党和军队来了,他才分到了土地,感受到“翻身”的喜悦,毅然决定参军,保卫胜利果实。爷爷心里始终感谢党,因为党改变了他的命运,更让他摆脱了愚昧,有了知识和信仰。他不仅有60年党龄,4个儿女也都是党员,都曾参军入伍,在各自的岗位上做着贡献。

爷爷去世时,我还在上学,但是他的真诚与淡泊,对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记得担任连队指导员时,一次年底研究评功评奖,有同志说今年我很长时间一个人带连队,年底又被选派参加重大任务,推荐我立功。可我一直推辞,因为我觉得,作为支部书记,哪能自己研究给自己立功呢?没想到,在组织关心下,我后来还真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枚军功章。我心里很开心,因为我一直崇尚并且获得的这份荣誉,是努力干出来的,是得到组织认可的。

不久,我休假回家,到公墓看望爷爷。我想,爷爷如果还在,知道我取得了一点小成绩,该有多开心啊。他一定还会叮嘱我:“取得进步都是源于组织的培养和关心,肯定还有人比你做得更好,不要骄傲,继续努力……”


责任编辑:魏亚平

相关新闻
老革命军人,抗美援朝,朝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