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半年 他们为173座散葬烈士墓绘制保护图

摘要:11月22日,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橄榄绿退役军人志愿服务队300多名志愿者经过半年的不懈努力,精心绘制成功“即墨区散葬烈士墓保护分布图”。至此,散葬在即墨区109个村庄的173座烈士墓全部有了坐标方位、保护标志和英烈事迹牌。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退役军人志愿服务队历时半年

为173座散葬烈士墓绘制保护图

11月22日,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橄榄绿退役军人志愿服务队300多名志愿者经过半年的不懈努力,精心绘制成功“即墨区散葬烈士墓保护分布图”。至此,散葬在即墨区109个村庄的173座烈士墓全部有了坐标方位、保护标志和英烈事迹牌。

青岛市即墨区是胶东红色重镇,在革命战争年代涌现出无数可歌可泣的战斗英烈。1949年5月至6月,青即战役中,解放军官兵不怕牺牲、英勇作战,彻底摧毁了国民党在山东及华北地区的统治,解放山东陆域。在紧张的战场环境下,胶东人民自发把牺牲的子弟兵埋葬在村居祖坟和房前屋后。

“每一位烈士都应该被铭记,每一座烈士墓都应该得到更好的保护。”今年5月,即墨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和区人武部联合组建一支由300多名退役军人组成的志愿服务队。半年来,志愿服务队行程2000多公里,走遍即墨区乡镇村落,拍摄定位照片数百张,最终绘制成“即墨区散葬烈士墓保护分布图”,详细标注了即墨区173座散葬烈士墓的具体位置,并在分布图上留下亲属信息和保护人联系电话。摸排勘察期间,志愿者对散葬烈士墓进行全面清理打扫,逐一检查维护。

“烈士墓散葬时间长,寻找过程着实不易。”志愿服务队大队长戴培旭深有感触地说,“由于胶东地区有将逝者安葬于高山的习俗,一些散葬烈士墓在远离村落的山上,车辆无法到达,志愿者只能扛着锹镐徒步前行,有时候为寻找一座烈士墓常常徒步十几里。”

在田横镇寻找一座散葬烈士墓时,因烈士墓轮廓不清、石碑损毁,加之村里知情的老人均已离世,一时无法确认。为此,志愿服务队队员挨家挨户打听,终于找到一位外嫁邻村的老大娘,指认出烈士墓的具体位置。他们自费为烈士竖立墓碑,并安排志愿者守护。在鳌山卫镇走访时,他们发现一座未登记的烈士墓,在当地多方查找均无线索。后来,在青岛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帮助下,查询到这名烈士叫李信方,是贵州毕节人。烈士家乡亲人只知道李信方牺牲在青岛即墨,一直没有找到烈士墓地。即墨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将李信方烈士墓纳入保护名录,并与贵州省毕节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取得联系,告知已找到烈士墓地。

在此基础上,即墨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和志愿者服务队分别走访烈士家属,将173名英烈的事迹汇编成册,在每一座烈士墓地设置安放保护牌。300多名志愿者定人、定位、定责常态化守护烈士墓,让每座散葬烈士墓都得到很好保护。退役军人志愿服务队副大队长丁团森负责的即墨区大信街道、蓝村街道和段泊岚镇片区,是散葬烈士墓最为集中的区域。了解到烈士感人事迹后,丁团森决定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守护烈士墓,把烈士的事迹讲给更多人听。

连日来,为弘扬英烈精神、赓续红色血脉,即墨区人武部围绕173名烈士的感人事迹,在当地中小学校中开展“讲好身边英烈故事”暨国防教育进校园活动,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退役军人志愿者服务队队员现场勘察标绘烈士墓方位。康晓欢 摄


责任编辑:魏亚平

相关新闻
烈士墓,山东省青岛市,革命战争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