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以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为抓手,带来超大城市治理之变:

壮大“朋友圈”共绘“同心圆”

春夏之交,绿意葱茏。站在北京城中心点放眼望去,这座千年古都在主动变革中焕发新颜——

整治背街小巷、改造老旧小区、缓解交通拥堵、治理大气污染……一系列攻坚战在正确处理“都与城”、“舍与得”、“减与增”、“疏解与提升”辩证关系下打响,生动诠释了城市管理要像绣花一样精细。

这一过程中,北京始终抓住党组织领导基层治理这条主线,将党建引领共治共享作为重要解题“密钥”。从2018年开始,以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为平台抓手,构建起条块结合、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共驻共建的区域化党建工作体系,壮大新时代首都治理“朋友圈”,破解基层社会“疑难杂症”,城市治理面貌焕然一新。

机制之变——

从条块封闭到协同共建

九龙治水,而水不治。近年来各地积极探索治理模式,简政放权,基层治理工作百花齐放。但部门间协调机制不健全、治理力量未整合等问题仍然突出,条块、层级、单位和系统之间相互封闭,缺乏共同理念、共同目标、共同行动,常常你干你的,我干我的,造成资源浪费、群众获得感不强。

改革破题,离不开党建引领。沿着中央提出的区域化党建工作方向,首都北京创新探索,以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为抓手,把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群众的思想和行动统一到服务中心大局中来,着力破解基层党组织长期面临的资源有限但需求无限、人手有限但服务无限、权力有限但责任无限的困境。

做实做强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首先要打好几个“组合拳”。

纵向上,建立上下贯通的责任体系。完善区、街乡、社区村三级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体系。区委书记亲自挂帅,担任区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主任,辖区市级以上单位党组织相关负责人和区级有关党组织负责人示范带头,担任委员。目前,全市16个区、343个街乡、3400余个社区和有条件的村,均建立了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吸纳中央单位和其他驻区单位1.7万余家参与共建,抓基层治理的主体更明确、责任更清晰。

横向上,构建双向联动的响应体系。三级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健全议事协调、督导落实、考核评价制度闭环,统筹驻区单位建立资源、需求、项目“三个清单”,完善双向需求征集、双向提供服务、双向沟通协调、双向评价通报“四个双向”机制,把组织优势、组织活力激发出来,把干部群众积极性调动起来。去年一年,全市各级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征集1.35万余项需求,形成9800个项目清单,需求和服务对接更加匹配、精准。

“区级平台高位统筹、总体谋划,街道平台承上启下、做好衔接指导,社区平台具体实施、统筹资源,将党的组织体系与城市治理体系有机融合,让各类社会主体在不同区域实现‘有利有位有为’。”北京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通过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机制,把问题需求拢上来,把资源力量沉下去,把相关部门力量调动起来,把优势资源整合起来,党政企群携手,形成首都治理合力。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各区因地制宜,创新组织架构、机制建设,最大限度调动成员单位积极性。朝阳区在区级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之下,按照经济发展、平安建设、文化文明、社会民生、城市治理五大领域成立专业委员会,发挥行业枢纽作用,为协商议事提供专业力量。怀柔区结合科技、影视、雁栖湖生态发展三大产业功能区布局,成立三个区级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推动特色产业共驻共建、集成发展。大兴区建立成员单位轮值制度,各成员单位党组织负责人轮流担任专委会代理主任,主持推动相关活动开展,激发了共建积极性。

多元主体握指成拳,治理效能持续释放。

“街道将成立企业服务办公室,第一时间为企业解决困难,搭建平台促进商圈联动发展……”近日,朝阳区八里庄街道召开2023年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工作会暨共生商圈发展大会,发布了推动商圈高质量发展的“双十条”措施。

“八里庄地处CBD,有华贸、莱锦、远洋、青年汇四个商圈,‘全球店王’SKP商场也坐落于此,社会主体多元、诉求多样,街道社区力量有限。”八里庄街道工委副书记熊颖坦言。自从有了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协商有平台、议事有机制,项目共建、责任共担、成果共享,不少辖区内商户感言:“携手发展,我们也找到组织了!”今年,商圈共建单位也由108家增长到129家。

力量之变——

从单兵作战到合力攻坚

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协调是核心,也是难点,关键在实现治理力量从分散到整合。这其中,首先要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有效实现党的领导的坚强战斗堡垒。

2019年,《北京市街道办事处条例》实施,赋予了街道以前没有的行政执法权,强化了街道组织协调职能。有了这根“指挥棒”,街道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的“统合”作用进一步加强。

“特别感谢万寿路街道,不仅帮助解决了医院周边交通拥堵‘老大难’问题,还对南门街道进行了路面整修和绿化,辟出一块停车场,为医院提供了70多个停车位。”提起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解放军总医院服务保障中心主任王昆连连称赞。

海淀区万寿路街道五棵松地区地处复兴路长安街延长线和西四环的交叉口,附近有10多座公交站台,20多条公交线路,7个地铁站出口,解放军总医院每日门诊量3万余人,华熙LIVE每日客流量3万余人,非机动车乱停乱放引发的交通混乱问题一直是治理难点。“以前开车到这里想掉头都难。”不少附近居民回忆。

2022年9月,一场集中整治行动开启。街道工作人员多次走访部队营区部门及相关主管部门,动员驻地中央机关、部队、重点企业、医疗单位等打破层级、隶属关系壁垒,针对点位、疏解、管控、巡查等环节开展10多次分析论证,牵头出动行政执法、文明引导员、志愿者等近百名力量,规范非机动车停放和人流疏导。街道还与高科技企业携手,建立电子围栏加强高峰时段的统筹调度。 

“区域化党建不能是属地的一厢情愿,而是共建共享。过程中,我们寻求共同利益、听取各方意见、开展多方合作,奏响了地区发展的‘大合唱’。”万寿路街道工委书记曾涛说。经过集中整治,五棵松周边不仅秩序井然,还增加了景观花坛,道路环境更加美化了。 

在街道的引领指导下,周边多个社区携手部队营区,建立解决问题的长效机制,完成“自转”:复兴路22号社区携手部队房管部门,解决了小区楼房多年漏雨问题;复兴路26号社区借力周边医疗资源,以“家庭医生巡诊工作室”帮助群众实现家门口就医;今日家园社区新建了“养老互助社”;复兴路28号社区有了360平方米的活动室……

协调的力量,还来源于“认同”。

位于四区交汇地带的朝阳区安贞街道人口密集化、居民老龄化、小区老旧化,辖区内拥有社会单位3000多家,实现“破圈”融合共治难度很大。

安贞街道蹚出一条以“党建+联盟”实现共治的路子,将167家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成员单位按照工作性质、资源优势进行划分组建“六大联盟”,并成立各联盟联合党支部,协助辖区内企事业单位解决了路面积水、施工噪音、人才招聘、疫情防控等各类问题百余件,促进他们对辖区的认同感、归属感。

“通过这些举措,有的单位从不对话、不交流、不开门、不配合,转变为主动对接、及时沟通,与街道建立良性互动,主动为街道发展建言献策。我们也挖掘出一批服务区域发展的先进党组织、优秀党员人才,破解了一大批人民群众关心的难点、热点问题,提升了党建引领社会治理的响应速度。”安贞街道工委副书记郝晨刚介绍。

在商圈楼宇,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的“金钥匙”打开了更多的空间。

纳税千强企业散发、亿元楼宇集中、产业园区成片……双井街道根据区域布局特点,整合18家经济发展专委会成员单位,成立“两新”党建工作专组,实现党务包企“一企一人”、楼长带队“统楼包片”、园区联建“网格管理”,定点派驻党建指导员指导落实惠企政策,用心用情打造发展共同体。“通过开展政企对接会、送党建活动进楼宇,增强了企业的认同感,现在主动问我们什么时候办活动,想报名参加。”朝阳区双井街道团委负责人赵子韩说。

党的建设与区域发展同频共振,形成一批叫得响的党建共建品牌,如西城区大部委牵手小社区,朝阳区望京小街模式,海淀区学院路“共生式”治理模式,真正“联”出了战斗力,“合”出了凝聚力。

动力之变——

从让我参与到我要参与

“在这里,大到‘煤改电’、架空线入地、厕所改造,小到院子里的晾衣架如何设置,任何事关居民生活的问题都可以讨论。”东城区草厂四条44号院,有一座约20平方米的“小院议事厅”,“厅长”李彩仙自豪地介绍。

开展背街小巷整治提升的过程中,类似“小院议事厅”这样的协商议事平台整合各方力量,物业、商户、驻地企业等群体纷纷加入,社区自治的参与名单越来越长,共治共管、共建共享的良好效应正在逐步扩大影响范围。

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人民管。在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的机制下,“大家的事大家商量着办”,群众对公共事务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得到满足,融入基层治理的内生动力被激活,在各项事业中成为“微力量”、“动力源”。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来自各行各业的干部职工打破隶属关系壁垒下沉社区,穿上红马甲、戴上红袖章,变身社区志愿者,带动居民党员、流动党员亮明身份,凝聚起抗击疫情的强大合力。“作为怀柔较大社区,每日进出人员多,区党政机关下沉党员干部值守卡口,社区共建单位积极捐物,居民老党员、志愿者第一时间组建了工作队,大家‘抱团’筑牢了社区的安全防线。”怀柔区泉河街道湖光社区党委书记张继刚说。

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期间,数万名志愿者在重要路口、公交和地铁站点进行志愿服务,擦亮“双奥之城”的靓丽名片。“我们的志愿服务队伍不仅越来越壮大,完成任务的标准也越来越高,他们已经成为党建引领基层治理的宝贵财富。”亚运村街道工委副书记水伟说。

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人才、技术、土地、金融在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的平台上聚合,碰撞出“火花”,形成了一批具有区域特色和发展潜力的共享项目。

“果农施用生物有机肥量大幅下降,农药和化肥的使用量提升,使土壤与环境受到影响,得用营养剂改良土壤,才能让梨树长得更好。”怀柔区怀北镇河防口村党支部书记李炎一说起梨树种植技术,就如数家珍。

三年前,河防口村的红肖梨口感下降、甜度下降,销售遇上困境,成了果农“心病”。就在一筹莫展之际,河防口村党组织与中国科学院大学开展了“论文写在大地上”共建活动,国科大何裕建教授对20亩梨树进行试验,以修复剂提高土壤肥力。果树长出了较以往更粗的枝干,结出的果实鲜亮、糖度提升,价格也随之涨了不少。果农尝到科技赋能的甜头,态度也从观望到信任,主动加入到土壤改良中。“今年,预计推广到400亩。”李炎说。如今,怀柔区16个镇乡街道与24个科研院所及32个创新型企业确立产业共建关系,以党组织为纽带,盘活地区土地资源、旅游资源。

新兴群体融入基层治理,首都核心区治理增添了新动力。在西城,陶然亭、什刹海、新街口、月坛4个街道建立了5个新就业群体党支部,将新就业群体力量纳入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百余名新业态新就业群体参与社区治理,担任小区楼门长、封控志愿者、老龄陪护员。在丰台,科技园区工委依托党建协调机制,与顺丰、美团、饿了么等非公企业党组织密切协作,实现阵地共建、资源共享、活动共办,聘请快递、外卖小哥担任“移动网格员”,建立“随手拍+接诉即办+积分激励”机制,积极引导两新组织参与基层治理。

党政群共商共治,超大城市的精细化治理不断迈进:从“无人管”到有了“主心骨”,从“治理难”到“共同治”,从“服务有”到“服务优”。在这个过程中,一大批党员干部在一线磨炼淬火,在服务群众中砥砺成才。

沧桑已去,繁华恒生。这座有着2100多万人口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以党建引领共治共享进一步实现健体提质,首都城市治理现代化图景越扮越靓。

责任编辑:杨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