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见证光荣起义的手表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博物馆中,陈列着一块生产于20世纪40年代的手表。它的主人是指挥黄安舰起义的舰务官鞠庆珍。这块手表表盘直径3.5厘米,正面印有孙中山先生的头像与“国父”二字,银灰色的表链上略有锈迹。

1948年秋,青岛成为国民党在山东半岛的一座孤城。当时,国民党当局声称要“死守青岛”,实则暗地里做好了撤离南下的准备,黄安舰也接到了随队行动的命令。1949年1月,黄安舰奉命试航,为南撤做准备。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前期已潜伏在黄安舰上的鞠庆珍等起义骨干聚在一起,紧急制订起义计划,将起义时间定在2月12日,即正月十五晚上。

12日,舰长被“动员”回家过节,舰上一半士兵放假登岸。天黑后,副舰长进舱睡觉,被起义骨干锁在舱内。随后,所有参加起义的人员在前舱集合;鞠庆珍宣布起义,并布置了具体任务。随即,黄安舰从青岛栈桥附近海域拔锚起航,按预定计划驶向连云港。

在鞠庆珍的指挥下,枪炮班长孙露山、枪炮军士长王子良、枪炮官刘增厚及舵工张杰等起义骨干,迅速控制了副舰长室和通讯室,切断了黄安舰的对外联络。

就在黄安舰驶出几海里后,一艘美国军舰发来灯光信号询问:“你们到哪里去?”起义官兵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鞠庆珍回答:“风浪太大,去竹岔岛避风。”就这样,他们从美国军舰旁巧妙地驶过,向着解放区全速前进。13日凌晨,该舰顺利抵达连云港。

黄安舰起义后,国民党军出动飞机,对该舰进行轰炸,均未命中。同年8月,黄安舰前往青岛,加入人民海军行列,1950年初被命名为沈阳舰。

如今,这块见证光荣起义的手表早已停止转动,但它承载的人民海军初创时步履维艰的历史记忆,仍在岁月长河中熠熠生辉。

(摘自2023年4月16日《解放军报》)

责任编辑: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