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瞄准用过的56式半自动步枪

res02_attpic_brief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保存着1964年6月,毛泽东在全军大比武期间,观看北京军区、济南军区部队比武汇报表演时,瞄准用的中国造56式7.62毫米半自动步枪。

1961年初,南京军区第12军军长李德生为响应毛泽东提出的“大兴调查研究之风”的号召,到第100团第2连蹲点,其间在组织小分队战术训练改革试验时发现了一名优秀的教练员——郭兴福。时任副连长的郭兴福在训练中结合打仗积累下来的经验,逐渐摸索出一套边讲边示范、细化步骤等练兵方法。10月,《军训通讯》增刊介绍了郭兴福教学法,并扩大发行到连,把郭兴福教学法推向全军。

1963年底,总参谋部在江苏镇江召开有各军区、军事院校部分主官参加的郭兴福教学法现场会。12月24日,中央军委军事训练和军事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叶剑英专程赶来,实地观看郭兴福任教的单兵进攻战术作业,并向中央军委呈报了《建议军委推广郭兴福教学法》的专题报告。毛泽东在报告上作出三条指示。第一,在“把兵练得一个个都像小老虎一样”下画了一条杠,说“这一条我最感兴趣”。第二,看到“郭兴福教学法继承了我军传统的练兵方法”时,又写下批示“不仅是继承,而且有发展”。第三,“叶帅找到了一个好方法”。

根据毛泽东的上述指示,1964年1月3日,中央军委下达《全军应立即掀起学习郭兴福教学方法的运动》的指示,号召全军立即行动起来,掀起一个学习郭兴福教学法的运动,把军事训练工作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一个广泛深入的“比、学、赶、帮、超”学习郭兴福教学法的热潮,随即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截至当年4月,全军共培养出郭兴福式分队7105个,郭兴福式基层干部和班长1万余人,单项接近或达到“四会”(会讲、会做、会教、会做思想工作)水平的基层干部,约占总数的10%。

为进一步推动郭兴福教学法的普及,发现典型、树立标兵,提高训练质量,中央军委决定在全军进行一次全面的军事训练比武。从5月上旬开始,全军陆续组织大比武。6月l0日晚,正在济南军区比武场检查训练情况的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和副总参谋长兼军训部部长张宗逊上将,接到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贺龙元帅从北京打来的紧急电话,通报一个令人惊喜振奋的消息:毛主席要到训练场看军事表演!

原来就在几天前,毛泽东看到了全军比武情况简报,产生浓厚兴趣。当得知许多老帅和中央领导都前往训练场观看了几场军区比武表演后,便拿起笔来在简报上批示:“此等好事,能不能让我也看看。”于是,贺龙、罗瑞卿等人商定,在中央工作会议结束后安排毛泽东等与会领导观看军事表演。同时决定从已考察过的北京军区和济南军区选调部分尖子单位及个人参加军事表演,分别由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上将和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上将带队。

1964年6月l5日下午,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冒着炎热的天气,来到北京西郊射击场检阅了这两个军区的军事训练汇报表演。轮到济南军区某团司令部作训股参谋宋世哲出场表演时,他不负众望,40秒内射出40发子弹,全部命中40块钢靶,其间还4次压弹。看台上,毛泽东连连鼓掌,高兴地说:“把神枪手的枪拿来看看!”多年后,宋世哲颇为自豪地回忆:这是我最好的一次射击成绩。自打响第一枪开始,观看台上一直在鼓掌,我看到毛主席带头站起来鼓掌。我按口令验枪后,罗总长已从观看台上走下来,笑着对我说:“祝贺你!打得好!毛主席很高兴,要看你的枪。”毛泽东兴致勃勃地端起宋世哲的枪,仔细察看,并且举起枪、眯着眼做出瞄准动作。罗瑞卿介绍说:“这是国产的,打得快,打得准,性能好,1963年装备部队。我们打了几十年仗都没有用过这样好的枪。”当摄影师看到毛泽东举枪瞄准后,就抓拍下这个经典一瞬。

毛泽东对受阅部队的汇报表演给予高度评价和赞扬,在充分肯定比武练兵作用的同时,指示要把“尖子”经验迅速普及推广到全军,注意练近战、夜战和200米内的硬功夫,除了练好陆地上的本领外,还要学习游泳。练武还要练文,注意学文化等。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充分肯定人民解放军开展的大练兵运动,极大地鼓舞了全军指战员。各军区、军兵种分为l8个区域进行比武,在从陆地、蓝天到海洋的比武场争相竞技,涌现出一大批先进单位和训练尖子、技术能手,推动了全军群众性练兵活动和军事训练工作的深入发展,提高了人民解放军的军政素质。

如今,毛泽东用过的步枪静静地陈列在展柜里,诉说着半个多世纪前全军大比武时那段如火如荼的岁月。大比武运动的开展,在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掀起空前的练兵热潮,使军事训练真正摆到了部队中心工作的位置。大比武运动中形成的一套以实战需要为出发点,比较完善的训练内容体系,摸索总结出的一套正规科学的练兵方法,促进了人民解放军军事训练的正规化。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编辑研究室)

责任编辑: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