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似雄兵十万”的平西情报联络站

平西情报联络站是北平(今北京)西部地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色情报联络站。该联络站于1941年2月成立,先后经历了全民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近十年时间。这里既是解放战争时期晋察冀野战军发动清风店战役的消息传递地,又是国际友人林迈可与中国共产党相互交往的重要见证地,同时也是《潜伏》《地下尖兵》等文艺作品的故事发生地,平西情报联络站曾被聂荣臻元帅评价为“胜似雄兵十万”。

“我们的情报组织抵得上十万兵马!”平西情报联络站地处北京市门头沟区妙峰山镇涧沟村,党选择在这里建立联络站有着重要的原因,一是门头沟妙峰山地区山高林密,易于隐藏,敌人不易发现。二是由于该地庙宇众多,大量香客的往来有利于我党情报人员开展工作。三是该地与北京城区交通方便,从妙峰山出发,经北安河、温泉镇、西北旺、海淀镇,可以直抵北京城区,且距离较近。这些原因使得平西情报联络站成为了我党领导下的重要红色秘密基地。

全民族抗战爆发后,北平、天津等相继沦陷,党中央对已经沦陷的城市提出了“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情报工作方针,之后又发出了《关于开展敌后大城市工作的通知》。1947年10月,平西情报联络站通过华北的中共地下党员获得了一份极为重要的机密情报,随即就马不停蹄地发给了上级机关晋察冀社会部,晋察冀社会部不敢懈怠,又急忙将情报发给了聂荣臻所领导的晋察冀野战军。通过情报内容显示,驻守在石家庄的国民党第三军军长罗历戎在蒋介石的命令下,企图与其友军南北夹击晋察冀野战军于保定以北地区。根据平西情报联络站及时发出的这一情报,聂荣臻当机立断,及时调整晋察冀野战军战略部署,于1947年10月向敌发起了清风店战役。在战役过程中,平西情报联络站又相继向晋察冀野战军前线发送了一些重要情报。这些情报的获取为在战役中歼灭敌军有生力量、扭转华北战局起到了重要作用。战役结束后,聂荣臻曾表示:“我们的情报组织抵得上十万兵马!”

护送国际友人林迈可脱险。林迈可作为国际友人,为中国共产党电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一生也与平西情报联络站有着不解之缘。1937年,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的林迈可与白求恩共同乘坐一条船来到中国,担任北平燕京大学的教师。在工作期间,林迈克了解到白求恩为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所做的贡献后,大受震撼并心向往之。于是,他在与中国共产党党员秘密交往的过程中,为平西情报联络站物资运输、人员转移提供了重要帮助。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日本与英国、美国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微妙。林迈克就借助这个机会,使用他的摩托车为中国共产党运送了许多重要物资。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身处燕京大学的林迈可得到消息,判定燕京大学已经不再安全,他随即决定携妻子与同事班威廉夫妇乘坐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的汽车,迅速向平西地区转移,平西情报联络站得知消息后,也迅速派遣工作人员护送林迈可一行人到达了平西抗日根据地。在历经艰险后,林迈可一行人终于摆脱了敌人的追捕。事后得知,在林迈可离开之后不久,日本宪兵就找到了林迈可夫妇的住所,准备实施抓捕。林迈可在与我党共同战斗的岁月里,称赞党的领导人在“任何场合下,他们的实践和作风都是一流的”。

为党中央运送重要报刊。抗战结束后,国共两党迎来了决定中国前途命运的关键较量,而这其中,各种信息资料的传输获取成为了一项重要工作。从1946年底开始,平西情报联络站担负起给中央运送报刊的艰巨任务,而在执行这一任务的过程中,也涌现出了许多优秀的红色交通员,刘致祥就是其中的一名杰出代表。

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对由北平发往城外的报刊有严格的限制,因此如何伪装,成功逃出敌人的检查就成为了运送任务能否完成的重要一环。刘致祥与身处北平城内的中共地下党员苑默庵早有联系,苑默庵每天从北平城内“买”来报刊,交给弟弟苑振鹏,然后苑振鹏再将报刊通过茶馆、街巷等地交给刘致祥。之后刘致祥携带报刊迅速前往城内负责接应的弟弟妹妹处,秘密将其打包运送到与平西情报联络站负责人员事先约定好的地点。情报人员将打包好的报刊取走后,运送到平西情报联络站。随后又有专门人员将报刊用骡车、马车等交通工具运往根据地。至此,运送流程才算结束。整个过程有严格的交接纪律。值得一提的是,1957年上映的一部根据刘致祥亲身经历改编、反映北平地下党与国民党反动派斗智斗勇的电影《地下尖兵》的编剧正是他本人。

在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平西情报联络站承担了物资转运、人员转移、情报转交的重要工作。在这里,一批批胸怀革命情怀的“地下尖兵”潜伏在敌人的心脏位置,他们用自己的忠诚与信仰诠释着对党的热爱。平西情报联络站近十年的秘密工作,为晋察冀根据地的创建、革命战争的胜利以及北平的和平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孟云